《画》 :第一章 初到敦煌 2019-05-02 · 读完大概需要 5 分钟

第一次见赵佳是在开往敦煌市区的大巴上。

“马上就要发车了啊,还有没上来的么?”

我从睡梦中被司机的催促声吵了醒来,今天起的太早,上车没多久就靠着窗户睡着了。

被吵醒的感觉不是很好,我理了理压乱的头发,给窗帘拉了条缝,看到外面有个小伙子正匆匆向这边跑来。

“等下!等下,师傅!”他一边跑一边向这边挥着手。

我把帘子放下,小伙子正好一跃上了车,我直起了腰打量了一下他:

灰色 T 恤,配着一条浅蓝色牛仔裤,背上一个大大的登山包,带着一副黑色眼镜,看起来就 20 多岁的样子,应该是个大学生驴友吧,我心想着。

小伙子侧着身气喘吁吁的往里挤,他斜着身子把书包拿了下来想塞到行李架,可是包太大,只能放在过道上,一屁股坐在了我后面。

小伙上来后,司机立马把自动门一关,前往敦煌的车便缓缓开始发动了,我随着颠簸的车也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 被周围人起身和拿行李的声音吵了醒来,我拉开了帘子看了看外面 ,车门口全是举着牌子招揽住宿的人,我也起身从行李架上拿了书包顺着人往外走。

下了车,从拉客的人群中挤了出来,四周一看,大太阳,灰黄色的路,我一抬起头,立马被晒的睁不开眼。

我拿出手机找到了之前订的酒店,准备到了酒店,先把东西放下来休息休息。顺着导航走了几分钟,显示已经到达目的地了,但环顾四周却没找到酒店的牌子,正在我疑惑的时候,一个戴着皮帽的大哥走了过来:“小伙子,住酒店么?”

我正愁没人给我指路,这当地人肯定知道,我拿起手机问他:“兄弟,你知道这个酒店在哪儿么?”

大哥凑过头一看,咧着嘴笑了:“这就是我家的酒店,就在这排房的后面。”

我还有点不信,他把手里面的纸牌子拿到我眼前晃了晃,我才注意到了上面的大字:“敦煌国渡酒店”

“走吧。”

我拍了拍裤腿的灰,跟着大哥穿过房屋往后面走去,顺便打量起了四处的风景。

现在风不大,街道还蛮干净的,两边都是各种卖特色工艺品和吃饭的小店,人也是熙熙攘攘,显的很热闹。

穿过这排房,没走几步路就到了大哥所说的“酒店”,其实就是民居改的,我一脸不情愿的走了进去,里面办手续的人还不少,在前台背着各种大包小包。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便匆匆的交了钱上了二楼的房间。

进了房间,意外发现里面还不错,装修的很有特色,木地板也很干净,床头还挂着一副画,好像是《玄奘取经图》。我也没有细看,把书包一扔便扑在了大床上。

没玩一会儿手机,就觉得肚子有些饿了,也是因为中午没怎么吃饭,便想着出门逛逛找些吃的。简单在镜子前向后抓了抓头发,抽出门卡便往楼下走去。

下了楼发现不知为何,现在人比之前少了许多,加上刮起了大风,街道显的更加萧瑟了。

没走几步就看到了一家饭店,饿着肚子的我也不挑拣了,三步化两步赶紧走了进去。

到了柜台前,正准备点些吃的,眼角却瞟到了窗边坐着的小伙,不就是大巴车上慌慌张张赶来的那个小伙子么,我点了一份牛肉盖饭就径直走向了他的座位坐到了他的对面。

他抬起头扶了扶眼镜,好像并没有认出我是和他坐一辆车来的,眼神躲闪了下又继续埋下头吃饭。

“你也是来敦煌旅游的吧,我和你是一辆车上的。”

他一下抬起了头,“哦…是么,我是放假来这边玩。” 然后又低下头扒拉了几口饭。

我顿时感到一个不爱说话又不是很熟的人坐在对面是多尴尬的一件事,应该找点话题。我突然看到他右手边放着一本书,我坐直了身子,往前探了探头才看清书封面上的几个大字:哥德尔、艾舍尔、巴赫。

“那本书是讲什么的”,我冲他书的方向点了点下巴。

他好像瞬间提起了兴趣,又抬起头,但这次把筷子放下了,把书转了个推到了我的面前。

这时我才看到书的全名:《哥德尔、艾舍尔、巴赫 —— 集异璧之大成》